10/26/2006

淪落

1.
因為在中學的操場裡打了排球,四肢酸軟,晚上便做夢了。

我和一大群人在一個例外地寬敞的課室,都是與我同年或長我一年的同校生,但全不相熟。c是人群裡我唯一較有印象的人。我與他攀談,問他畢業了沒有。他說沒有,因為他是非正式取錄的,所以要多讀一年。我心想,我讀了四年本科五年碩士,你還沒有畢業?呢條數計唔通喎。c長我一年,身形矮小但排球方面實在有天份(排球因為倚賴大量delicate的動作,所以天份起決定性作用。非常殘酷。)。比我低一年的排球隊女生,無論是否聰明美麗,排著隊暗戀他。那些暗戀他的後來不少進入香港(半)職業排壇。我一直對他沒什麼好感,也不聯群結隊。唯一,是中六那年的社際排球賽,那是他在中學的最後一年,他仍然是全場最強的一個,打了一局便離場,在場外指揮,想培養一個沒有他的陣式,可以在他離去後漸趨成熟。c走路一直腳步浮浮左顛右倒,不過那次覺得他實在比我想像中穩重,並像我所知道的一樣聰明。他後來進入科大念土木工程,再往英國進修,我一次也沒有碰見過他,唸土木工程的同學預言他會很成功。在那間課室裡,我們談了幾句就沒再談下去,全部人都在等一項宣佈,類似考試成績之類(但我們全都知道自己已經徹底自所有教育機制畢業了)的宣佈,所有話題都已經乾涸了,乾燥的下午陽光。淪落的漫長的等待。

而中學是,一點點知識就可以解決問題、帶來勝利的時代。

2.
前天做了一個關於失約的夢。嗯。周某的踐踏不能取消我那以哀傷為表面的快感。為了表現我之無賴的愉悅,我甚至願意咬手指。周某別回應!

3.
銀包裡有80元,戶口裡有28元,手上有一張103元的支票。這幾天都要出街,要花車費。必須捱到月底,才可能有糧出(租先不論)。看來除了陶淵明式的拍門求食沒有其他方法。想到這裡又不忿起來——為什麼我要進入人際關係網絡!餓死就餓死算了!<--明明昨天才白食了一餐大檔。我不會向朋友借錢!<--已決定致電部分朋友叫他們請我吃飯。

8 comments:

周某 said...

哈哈

TSW,或鄧小樺 said...

不要挑撥
嚴禁冒充

阿三 said...

小樺:你真係無乜點變過,點解仲係咪拮据?!唉……

tsw said...

阿三,因為做論文,錯過了搵大專工的時機,又不想教中學,又冇人請我做編輯………

Anonymous said...

今日收到一份am730,突然想起好像偶爾會見到你的文章。找不到,於是上google搜索你的大名,就找到這處了!

你說的師兄,應該是他吧!我也是其中一個排隊的女孩。哈哈!

非常懷念舊日的日子,一齊打波吹水,成日都唔夠你打!

老陳

TSW,或鄧小樺 said...

咦,咦咦!好得人驚!!老陳你怎麼會上來!好得人驚!!!!但你究竟係唔係老陳呢,須知成個排球隊冇一個姓陳的不比我打得好。你到底係唔係就黎請飲個個老陳?你得閒番去教下波啦。

老陳 said...

就係我啦!你儲夠錢飲我果餐未!?

TSW,或鄧小樺 said...

拿老陳,不講猶自可!我上星期日去飲一名小同個餐,提款600,唔記得取!再提600!而家銀行又淨番400幾了。呢個就係我筆糧的下場,我吐血不止呀。其它糧都唔知幾時到,我仲未交租呀。不如你兩公婆養我丫,我叫你地契爸契媽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