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2006

pleasure in gesture(小劇場五則)

離截止遞表時間尚餘四分鐘,《字花》下年度的申請資助表格恰恰交上(其間遞表之人因其施施然,受到其餘同僚無以數計的冷嘲熱諷及焦慮催促)。詩詠可以睡一個覺,我應該可以打一晚機。——這樣寫的時候,我忘了星期一是文學節活動報告的截止日。

實在沒有什麼打起精神來的動機,不過據說我看起來是很有精神的,那麼我應該算是很懂得表現自己有精神的;據說做自己擅長的事應該會有滿足感,有滿足感應能令人打起精神。換言之,所謂的有精神,就存在於姿態中,應該。總之,我同意我們必須行動,然後在行動裡找到動機。

1. 窮人和她的朋友

在台灣想買書給朋友。但又很窮。於是決定,買一些他只提過一次的作者之作品,以顯得自己很細心——這樣會令朋友極度感動,自動出錢買回那些書。於是又可消費一剎友誼的感動,又能取回金錢——所謂友誼經濟!

「我買了兩本xxx給你呢。」
「呃?誰要看那種超級平庸的作者?」

窮人糾纏良久,對方堅持「為何我要買那樣平庸的作者的書?」在當事人花了相當時間去接受自己的記憶真的出了錯之後,讓我們再把其中的理念闡釋清楚:
i. 儘管是記錯了,但整個行動仍然是一種挑戰記憶力的表達友誼方式;
ii. 儘管挑戰的結果是失敗了,但挑戰的勇氣是真的——就像《暴狼時刻》裡意圖以身投火來成聖去拯救眾人的小孩那樣,身邊的大人應該安慰:「it counts, it counts!」(當然對白原為法文。)
iii. 為了嘉許挑戰的勇氣,及讓那個友誼經濟的烏托邦成立,買兩本書又算得什麼呢?對於不窮的人來說。

2. 趕盡殺絕

猶如風暴中的槁木死灰,我在電腦上急速敲打著有關訂閱學校資料的電郵,地址電話傳真聯絡老師名;在我身後,正喝著法國礦泉水的江記及美麗少女齊聲驚嘆:「啊,是士多啤梨啊!」

此名初次見面的美麗少女並向我展示其手機裡她與賈樟柯的合照。江記在旁吶喊助威。

3. 我與男孩

朋友德國歸來有手信,是姆明人物包裝的香口珠,我得到阿美包裝的,另一男性朋友得到姆明包裝的。我雙目灼灼:「咁俾人見到個盒,咪話我地情侶裝?」對方一撇咀:「咁等我快d食晒佢先。」

最後這種事都要以小劇場來了結。

4. 搜尋器與堅持想像

一直不肯上這個網的謝某今日偷偷上過來。下午七點21分,有人search「張歷君 電話」到過這裡。所謂寫小說的想像力和執著大概就是這樣吧,寧可這樣大海撈針也不願打個電話問問一定知道的人。今天七點半她問張某的電話,我告訴她,她還叨念著「好像不是啊」。

5. 婦女新知(或辯證法)

在買書的問題上,已經到了喪失理性的地步。就像在台北迷路上錯火車又遺失地圖的時候,發起狠來,不管什麼車都上,又補票又浪費時間坐車坐到腰痠背疼心裡一直恨恨念道「最好連個人都唔見埋你有本事就整到我自己都唔見左我o係度唔該你先」。灣仔三聯減價,有英文小書買二送一。欠租,有三十多本尚在屋外無法入境,不知為什麼又覺得非買不可——嗯,一定是因為:

i.有那麼多的書堆在門口放不進家裡,即
ii.一定要小本的書才能放進去;那
iii. 小本的書非買不可。

就在這次的購買結構了一個非現實的辯證上昇:

1. Michael De Montaigne, On Friendship.

2. William Hazlitt, On the Pleasure of Hating.

3. Karl Marx & Friedrich Engels,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本來還有hume的 on suicide,下次啦。)

你看,網上世界真大啊。

6 comments:

陳志華 (gucao) said...

也送你兩則:

1.《三峽好人》11月9日上畫。
2.王晶有部新戲《臥虎》,見故事簡介說劇中的警方行動代號叫「百年孤寂」,嚇一跳。

tsw said...

孤草!我已經蓄緊氣架喇!《三峽好人》一上就會像發狂的星體一樣高速轉動!

Kongkee said...

我估賈樟柯今次唔會再化成真身出現掛!!!!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估係會的。
一個小眾的企業家,重視其對象。

Anonymous said...

銅鑼灣那裏有三聯??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當然是我身在灣仔,一心要行去銅鑼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