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06

文明單位:煙

文明單位:煙
嘉賓:林輝阿野

像我這樣的人不懂得競爭,只著意於銘刻失敗。文化工作者紀綠消逝的事物,把被禁制的隱形事物銘刻在空氣裡。就像煙那樣消散又繚繞。

在單向否定、將吸煙者妖魔化的禁制文化裡,我們無法進入數量龐複、脈絡廣闊的大量文化和藝術作品,還有歷史事實——煙在裡面既有作為主題而出現的,也有作為不可割裂的氛圍而出現的;你死我亡的道德立場會把事情扭曲。這點在節目裡已經談了很多。還有沒講出來的是,在文化和藝術作品裡,出現煙也會成為爭議,隱然對一切癮品持禁絕立場的《上癮五百年》就曾輕描淡寫地埋怨,在荷李活和頹廢派藝術作品裡出現頻密的吸煙場面,暗暗鼓勵了人抽煙。大家都知道,現在吸煙場面都成為電視「家長指引」了(而其實明明在之前已經有無數的觀眾看過了吸煙場面,沒有指引也不會導致所有人都抽煙)。由此可見,社會上單元的妖魔化手段、歇斯底里道德立場,總會向藝術和表達自由伸手,要把具爭議性的事物自作品裡驅逐出去——而那些作品明明是表態複雜的,但對方你死我亡地說你不禁止就是鼓吹。看到了這一點,我覺得支持文化藝術者,就算反對吸煙,也可以不支持這樣的禁煙文化。

在限制藝術自由的同時,當然也隱然將一切受眾假設為無理性分辨能力的孩童、以至見人家做什麼就做什麼的禽獸如鸚鵡之類。類比:對未成年人士展示「性」是具爭議的,於是「性」在中學裡是被禁制的;然而你怎麼劃定「性」呢,接吻又如何?於是你到學校播放安東尼奧尼,有個接吻場面,學生已經嘩嘩不止(片段的焦點全被錯過)。而其實,我們又是否真的能制止、或減少了中學生接吻……?禁制是快感的來源,引發更大的誘惑,這麼簡單的道理講完又講,我都覺得講到口臭。

p.s.在節目裡沒有說的是,我們決無意在價值上支持現時的香港大部分大煙草集團,因為我們只看到他們調高煙草價值同時減低煙草質素(抽煙的人都知道,現在的煙味道比加價前糟多了,放一週以上就會有像電油一樣的味道),卻沒有看到荷蘭某煙草商把整間煙草公司捐給藝術行業那樣的承擔。這樣純為賺錢的東西,我同意是世所不容的。



另,萬聖節,我們去朝拜賈樟柯!

3 comments:

陳志華 (gucao) said...

話時話,賈樟柯今晚好似有d攰。

眼泛淚光的粉絲 said...

他可能一輩子都是這個樣子了

有點勞累,站在人群裡完全認不出來
聽到fans的尖叫也很泰然

這樣不好嗎,冷靜而什麼都能適應。

陳志華 (gucao) said...

是的,"冷靜而什麼都能適應",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