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2008

機械,或者浪漫

(週二明報自尋短見)


電視作為一種操控大眾思想的媒介早已被罵透,香港還有慣視收視的詛咒導致單元化;翻煲《大時代》,都不禁驚嘆:勁!激!賈樟柯稱港劇在八、九十年代席捲中國,在政治主旋律外模塑了活潑草莽的民間社會,今日不堪回首。是本來試過好滋味(那蕩氣迴腸的庶民憤怒與活力),才有怨氣;港人對本土電視製作的怨氣有多深?《收視大騎劫》(下稱《收》)完場時,文化中心一片歡呼、兩度鼓掌。

《收》導演前作《大教育家》的activist好生浪漫;《大教育家》的浪漫在於強調情感的作用,《收》的浪漫化則是整個設置上更反現實,毛線團裡一條滾滾放出去,絕不回頭。我反浪漫,但《收》不是我所反的那種浪漫。

男主角本是電視台高層專做賤節目,雙瞳閃爍如訴的女主角因男之節目而喪親故來刺殺,男乃知虛假的電視實可殺人。男與電視台製作高層決裂,懷疑電視收視造假才能垃圾節目受歡迎。男女矢志調查,巧遇有社交恐懼症的保安,原來保安也是反電視的駭客。三人研發系統後,發現收視率竟是真的,人竟真的愛看垃圾!沮喪之後三人輕易突破心理關口,決定主動捏造假收視率影響潮流,再聚合一群社會棄兒組成失敗者團隊,傾家蕩產革命去。他們讓歌劇、文學、文化、地理節目登上收視之頂,傳媒聞風轉向,大眾媒體與大眾口味的怪圈,竟造成了德國文藝之春!最勁的是,到他們的集團被搗破,無操控下文化節目還是最受歡迎!真假邏輯顛倒辯證,以大眾媒體的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高雅文化得勝,全場掌聲。

《收》的大眾媒體邏輯不但是故事層面的,更是製作層面的。難題不是沒有:社會棄兒們闖禍花掉男主角全副身家、拖垮計劃,男主角恨起來大罵「一早不該和這群失敗者合作!」女主角流淚駁斥「你需要他們的陌生性,但又不願接受它!」這確實是傑出的革命者的難題:你不能不接受團隊裡那些不如人的成員。男主角悔悟,散盡資金贖回戰友,大家就突然開發了可以免費幹下去的方法——因為那種反現實性明明白白,我跟著流眼淚。《收》的反省色彩較《大教育家》少,故事勇猛向反現實推進,情節和角色性格用完即棄,本人秉承歷年習慣遲到近一小時,跟上故事毫無困難。俊男美女良心中產,電影毫不忌諱地利用性別力量:女性非理性地重視人和情感,還有比話語更有力的長睫毛大眼睛。這豈止是童話,這其實就是電視劇本身:機械,浪漫。

電影主題是破除操控,加上駭客力量,男女主角連樣貌都像極MATRIX,甚至有他們戴墨鏡(與MATRIX裡的同款)開會的一幕。有人很害怕Hegemony(文化領導權),這套MATRIX電視版 《收》卻不扭捏前往爭奪:讓層次和內涵更複雜的高雅文化、革命思想在大眾媒體裡得勝,成為大眾用來理解並陳述其日常生活的語言,看起來還沒什麼不好。這種勇敢的電視劇正是我們現在所缺乏的。而且,電影最後革命團隊成員移往操控超市銷售榜,穿好制服一字排開在收銀機前,一邊講銷售員機械語言一邊笑著做手腳,那畫面的意義明明白白:每個大機器裡的螺絲釘,都可以是革命的activist。這種包裝港人點會唔受?上正場吧,還等什麼?

4 comments:

M said...

啪啪, 拍手掌!
喂, 你搵到搭飛未?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唔想講。我取了飛。但係而家成疊搵唔到。連埋我自己買個D,成疊。

sonus cat said...

你的文章被電影節連線所連結,網址如下:
http://www.hkifflink.net/2008/04/04/1678/

如果不想被連結,請聯絡我們。
hkifflink@gmail.com

Anonymous said...

《大時代》可算是港劇的一個頂峰,之後已無以為繼。
《收視大騎劫》的結局令人拍案叫絕,革命之火繼續燃燒,不知可有機會燒到香港?
P.S.我在Element看,現場氣氛都好high,但完場沒有拍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