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2008

一點心意

旺角道的棋桌

把座椅還給他們
就像他們把勞苦的青春給了我們
把棋盤還給他們
就像他們把智慮的壯年給了我們
把空間還給他們
就像他們把這繁榮的根基給了我們

在旺角道和通菜街交界的天橋底,有一處三角形的橋底空地。某年,就像我城其它地方,那裡豎起水泥柱群,矮若半尺,高者三尺,大小不一,柱頂卻是斜切——這古怪的水泥柱群,所為不是美觀,乃是把空地霸佔,以免有露宿者在那裡露宿或長期停留。我把城市裡這類意在把人趕走的設置,稱作「涼薄小氣的水泥柱群」。

近月,那裡的風景卻有了改變:一群約十來人的老伯,開始在那裡聚集,下棋。因為地方狹小,每次只有兩人對奕,開始只有三四人圍觀,後來愈圍愈多。下棋的人自攜家常圓櫈,在兩根恰好高低相若的石柱上鋪了一塊歪斜的紙皮為棋桌——這都是那個為趕走人的設計裡剛好的漏洞,要再另擺一張桌兩張櫈,都再不能夠。

每次看到那一群人沉默垂首專注的樣子,我都想大聲歌頌他們活用空間的智慧,然後掩住自己的心酸。心酸是因為,老伯為什麼要在這裡聚集?無非是因為現在的公園只是劣等的空間,只有分隔疏離的座位,只是權充公園的雞籠。以前舊式的公園還會有涼亭和劃了棋盤的石桌,現在老人家從工作崗位退下來,卻連下棋的地方都沒有。可以想像他們的孤獨和沉悶。而這天橋底的權宜之計,卻活現了人的智慧、聚集和使用的本能,是他們自發的行動,為涼薄小氣的水泥柱群賦予了人的意義。

(刊於730視角)

2 comments:

老陳 said...

我知你講的是那兒,不過我看到的情境有點不一樣。我幾次見的都是一些壯年男人在下棋並聚賭,還差點因旁觀者「醫牙鬆槓」而動粗!!

TSW,或鄧小樺 said...

賭都好呀
陰功,而家好似連麻雀都冇得打咁!

上水某中心商場外,有一條天橋底下,會有數枱麻雀開設,嬸嬸婆婆們就在哪裡打麻雀。在麻雀喜氣洋洋的場景中,社區設施如何不足、老人們的百無聊賴,像濁水一樣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