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2008

迷幻藥

1.
最近因為常常在街上,經常要托人代傳電郵。這麼多文章寫不完,是否應買一部手提電腦呢?

先不論我覺得我一定會遺失手提電腦;如果任何時候都要開電腦並寫作,那麼我就連在交通工具發呆、游蕩、用完餐後雙眼失焦地怔忡的時間都沒有了。

常常在街上游蕩,甚至深夜在公園裡或球場邊呆坐。因為一回家就要寫文。獨居成這個樣子,真是啼笑皆非。

2.
迷路的另一種方式是,在身邊那六幢未能上架的書裡,隨手抽一本,就看下去,一邊看一邊腦裡擬想評論,又從一本想到另一本,就又抽一本。每次拿起書,就覺得馬上可以看完。轉頭又拿出星座書出來抄筆記。

字花的啟首語一直寫不完。少於一千字的短文,本來只想引一個定義,結果cresswell、列斐伏爾、哈維、massey一直沒完沒了的下去,好想寫論文。

或者我只是想出走。

3.
理論的刺激便是,愛恨都變得強烈起來。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獨居成這個樣子, 真是啼笑皆非

令人疼惜!..

>或者我只是想出走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
這世界並非那麼的淒涼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望一望
這世界還是一片地光亮"

>理論的刺激便是, 愛恨都變得強烈起來

所以「經常改變主意」因為愛恨的糾結視乎理論刺激量的多寡?

t...t....sw said...

呢d……莫非就係傳說中的……聊女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