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2008

千金小姐

(明報週二世紀版自尋短見)


《腹稿》銷量不俗,大家都期待今年葉愛蓮會出版新作。在香港市場,《腹稿》介乎流行文學與嚴肅文學之間,我寧可把它歸類為流行文學裡的優秀作品——若香港有一個更開闊更有品味的大眾市場,《腹稿》就該大賣了;可惜外國暢銷書如《偷書賊》,在香港都顯得過於沉重。

《腹稿》寫的是關於女性成長的小說,在形式上也有女性寫作的一些特徵,例如大量的內心獨白碎語,斷裂跳躍的零碎印象;是在這些喃喃自語之中,讀者可以得出一個在各篇小說中都相當統一的敘事者形象。黎堅惠有一句話我覺得倒是誠實,她說入住大學宿舍、男生數量暴增,自己獲得大量注意而使憂鬱症不藥而癒。約翰.伯格在《觀看之道》裡斬釘截鐵地說女性是作為被觀看的客體而存在的,黎堅惠的話印證了伯格的理論。然而在葉愛蓮的敘述裡,卻有一種女性的自戀性質,裡面所書寫的女性身體,與其說是滿足男性的窺視欲,不如說是開啟一道男性無法逾越的經驗鴻溝,向姊妹私語。在女性主義的角度,「自戀」並不一定是個負面的詞。自戀包含著自我觀看,自我在其中慢慢成形,姊妹明白的私語,拒絕男性參透。而拒絕是駕御的絕佳方法。就由他們瘋狂去。

葉愛蓮的零碎敘事,卻由鮮明的語調統攝,例如不斷重複以串起全篇的開段句子。這些鮮明的句子大多並無確實內容,有些態度還前後相反,毋寧說,這是純粹的姿態:我說,我感覺,我快樂,我痛苦,我存在。因為時間(故事的跨度)太短,因為年輕,那些時間的刻度尚未能成就滄桑感,卻始終是一種要掌握自己的姿態,助讀者渡過流離分裂的都市時光。是以不熟悉文學的讀者的網誌也說,讀《腹稿》讓之安定心神。

我是風塵撲撲的二幫青衣。年年(我們這樣稱呼葉愛蓮)則是千金小姐:總是有自己的意見和想法,不肯接order做事,像豌豆公主連那樣一粒豆子都忍耐不了,然而同時一派天真迷惘,並無明確路向,只有一個要尋找自己的路向的明確姿態;千金小姐家教良好而生性善良不至高不可攀,並無打滾紅塵惹來的一身俗氣,讓你忍不住想要幫助她。於是一切由旁人打點,她繼續十指纖纖不染塵,才做得成千金小姐,繼續悠然思考自己的路向。凡事都要自己落手落腳的二幫青衣在這堆幻想裡恨得牙癢癢,嫉妒反而是對千金小姐的成就。因而千金小姐不止是嬌生慣養,還能以自身的存在狀態,引他人超越限制。

在《字花》的筆談裡,葉愛蓮曾斷然否認自己是購物狂,其實我們看她在blog寫買物和名牌看得不樂亦乎。現在真要把時裝寫得不落俗套,寫成女性主義者艾莉斯.馬利雍.楊(Iris Marion Young)所說的,以觸覺、女性相繫、幻想三大妙處所創造的「拒絕實然的空間」,可能還要靠葉愛蓮那不涉利害只談自我與情感的網誌,她的文學品味。葉愛蓮未必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我就猛然省起她的好來。

6 comments:

劉二幫 said...

唉,我這等二幫青衣,要怎麼辦才好,大十字都幫我唔到呀~~~~

第六宮有粒金星 said...

亞閃姐
-__- 你係二幫青年咩...

Leona said...

小樺,看了你的推薦,還真有興趣找這本書來一讀...

你提到"拒絕是駕御的絕佳方法",可是若為了駕御而拒絕,卻是先讓自己被這觀念套死了

唔,有機會讀了這書後,再和你討論:)

TSW,或鄧小樺 said...

大十字冇可能係二幫青衣囉……

leona:或者問題是,那個人如果駕御不了,還要不要

Leona said...

小樺,「如果駕御不了,還要不要」,這問題問得好。

但另一個問題是:
被拒絕的,不一定是想駕御的,這如何是好。

TSW,或鄧小樺 said...

呀,都駕御了,生死操之我手了呀
可以很花心思去駕御,也可以大腳踢開就是
駕御多一個沒壞吧?
照條數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