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2006

文明單位:藝術評論
嘉賓:曾德平
(我並沒有問:「你是不是就是那位呼籲每年六四在『翱翔的法國人』下獻花的『一名市民曾德平』?」)

另外,獨立媒體裡「抵制文化工作新低價」聯署的討論,是近期少見的熱烈而有水準的。雖然少不了謾罵——我已經放棄想像公共空間裡沒有謾罵了,但其實我還未放棄讓自己成為中介。我只是太累了。不過感謝主,世界盃終於完了。

3 comments:

小西 said...

佢梗係那位呼籲每年六四在『翱翔的法國人』下獻花的『一名市民曾德平』。

Dead Cat said...

oh, 想起去去去?...年,我和兩個同事放工就拿了小札花, 鬼祟地放在雕像下面, 跟住應該係這位阿曾生(我唔記得個時點知佢係)問我:"小姐, 你地...點知ga?"
我答"睇email lor". (很遺憾之後幾年我沒有再來...)

讀到Inmedia說康文署/文化中心今年看得好緊,好快清左d花.好驚比人罰$1500呀...(其實我係有張唔知點解發比我ge"喎撚",咁我係咪要自己票控自己...)

TSW,或鄧小樺 said...

梁寶的文章確是令人慨嘆。原來我們的花都是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