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2006

購物小劇場

一起床(1800左右)就盤算著去看《hidden》,當然又是神志不清地。傻了一頓上網一看,1920油麻地有一場,忙忙穿得貴婦一樣落車搭的士。 去到,票務小姐說,今天沒有七點場。撞牆。決定去購物平衡心理。沒錢沒地方沒時間的人最怕書店,而我頭昏昏就上了文星。

一邊上去一邊跟人講電話。店裡有1/3的架子都是空的。朋友做編輯,說:書展將到你去書店做什麼?我想反駁,但口裡說出來的是係喎我上來做咩呢——到底也是實情。書店裡像經了颶風般空洞混亂,我就對這種景象存在靈感——突然在書堆裡找到了戴錦華《隱形書寫》。颶風掀開地殼表面於是可以看見寶礦。我一聲低吼,把身邊正在看書的男士嚇開幾步。戴錦華是論文重鎮,與汪暉雙頭馬車領過我渡過無岸之河。這本書我在各大學圖書館裡借來借去死都不還,罰了夠買幾本的錢。

於是繼續這個將時間脫序的行為,淨買什麼宇文所安的《初唐詩》《盛唐詩》,魯迅的《吶喊》《彷徨》(復刻版),卡夫卡《審判》——是的有很多應該有的書我都沒有——大量過期的net and book,什麼什麼都是不需要現在買的書,根本是過去的書,買去了現時積蓄的1/6,不知還有沒有人像往年一樣,來我根本看不到地板的家裡救濟我。現在來的人都只咕噥著「拎走幾本都唔知啦」。

其實論文裡引的戴錦華,出處都來自繁體版,最後還是要參照繁體版。什麼都不理,蜷縮著,昏昏吟哦著文明覆滅進步終止、選擇顛倒歷史來自未來。最清醒的時間,我都用了來覆e-mail。

莫文蔚〈婦女新知〉:「我係一個發育健全既女人/有乜傷心 自己識得做醫生/以前有事只係可以唸經文/而家仲有三個字:食、買、訓」。我不會講這樣的話一如,我非常慶幸自己可以在體會到買書與買衫的墮落快感之同一。

2 comments:

阿野 said...

呢篇冇乜dramatic位,枉稱小劇場!

TSW,或鄧小樺 said...

啊啊啊啊,踩場踩到上心口了!交稿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