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2007

分享快樂。DON' LET HIM WASTE YOUR TIME。

今日星期日明報有三份訪問,李慧玲、甘太、麥家蕾。死趕才趕出來的。大家看看啦。

***

發狂趕稿,呂某的發佈會遲到一小時。而且說話肆無忌憚。算啦呂某出書心情大好,會原諒我的。其它人不原諒我也不要緊,呂某都原諒我了。

阿律對阿佳此人似乎感慨良多,有些知音的樣子,不愧是「匯智媽公仔」(阿佳語)。作為旁觀者,我感到他們之間的關係真是很深。


***

很久沒有這樣談了。雖然我所掌握的文本與各位比,實在未免太少。但過好多好多年,我因為諸種原因失去,或者放棄,多如踩在腳下的落英般的,朋友,或者我們還可以安然渡過、安然留下來,以相同的文本對象為聯繫,暢談,直至那時的風把眼瞳吹乾。沒有落後、沒有超前,包括理論、包括是非,始終與其它聚會形式略有差別,各式各樣的櫈,一個公開的地點,偏冷,皇后碼頭。我希望我們還在那裡。


***

楊牧《奇萊前書》的扉頁, 愛不釋手。


楊牧始作《山風海雨》(1987)在八十年代中,繼之以《方向歸零》(1991)與《昔我往矣》(1997),遂完成一早期文學自傳之結構,探索山林鄉野和 海洋的聲籟,色彩,以及形上的神秘主義,體會人情衝突與變動的城鄉社會裡,感受到藝術的啟迪,追尋詩,美,和愛的蹤跡,自我性格無限的猶疑和執著,並於回 想中作荒遼幻化的前瞻,思維集中,風格刻意,一一在多變屢遷的散文筆路下展開。三書自成系列,脈絡延伸,止於一秘密作別的時刻,合軼為《奇萊前書》,為洪範文學叢書之313號。



反覆用筆抄寫。這麼漂亮的節奏,這麼清晰的猶疑(「詩,美,和愛的蹤跡」)。雖然有些人的自我簡介真的寫得很糟,但其實,要寫一個看得過去的自我簡介不是難事,寫一個因為距離而優美的自我簡介不是難事,在令人舒適的距離裡變化位置一遠一近製造欲親反疏或反之亦然的效果亦不是難事,但如果要這種改變連綿而不動聲色地發生,結構始終保持綿密,才是壓倒性的文字力與精神力。

8 comments:

呂某 said...

世紀大冤案!

雖然小樺昨天「樊門爭鬥事件」的遭遇是很值得同情的,但是各位有在皇后談天的朋友,請行駛你們的正義,出來為我說句公道話!

陳志華 (gucao) said...

兩大青年詩人你都玩,小樺真頑皮。

在碼頭吹風和吹水,任張保仔帆船在我們身邊來來回回,我們圍在一起,即使風在呼呼吹,也竟有種圍爐夜話的感覺。

matthew said...

我可以想像鄧的表情。
夜話之後,終於有衝動去電影院看Babel。

陳志華 (gucao) said...

余光中陷害陳映真的始末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TCulturalWorkshop/academia/intellectual%20field/if17.htm

TSW,或鄧小樺 said...

我就像孤草一樣頑皮!謝謝轉貼重要資料。雖然這些史料要經過咀嚼之後才能重得當時脈絡,但「把歷史抹去」是不可原諒的。當事人必須有個說法。

matthew,謝謝你提議去皇后,你看我真是笨呢。

陳志華 (gucao) said...

原來還有一篇
http://intermargins.net/intermargins/TCulturalWorkshop/academia/intellectual%20field/if18.htm

matthew said...

何笨之有??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孤草。

當時我想不到去皇后呀,真是遲鈍。

唉呀,怎麼沒人理會楊牧。我真是被那段簡介驚動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