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06

這是12月13日

驪歌

到達依靠走動
到達的意義
是什麼
未存在之地,虛托的歌
因為無法安心描述
我們在家中書桌上
各自寫了又寫

走過的路徑都回復空曠
灣仔海邊沒有留下我們
身上海水曾經襲擊,它們沒有料到
這改變了衣衫的物料
不再安於表面。
有炮口瞄準我們頭頂
此刻只有安全島孤獨沉默
持續尖刻的思考。嗆咳流淚
我們曾經奔逃,四散如無裝備的馬
——也有馬是嚴峻的,鐵色
搖晃一下,它就變回人民的
玩具。(當然黑布一直在遮蔽)
圍攏在華貴廣場,有巨響,那便是
我們的目的地嗎我們劇烈搖頭
重複說明:我們要一片
難以描述的空地。此刻空曠
散步彷彿不再被禁止,節慶之際
鐵馬又象徵安全,我們
在被規定的範圍裡活動
(當然燈飾一直在遮蔽)
整齊的秩序裡時間必定錯亂。
我們始終可以,走到封閉的地鐵站
有人氣管冒起抗議的血泡
有人進了醫院 然後被銬著帶走
走到我們日常購物的街頭
熟悉的商舖,慣叫那個套餐你們記得
駱克道曾經被我們癱瘓,像年宵遊藝
躺在車道上呼喚身邊的人
現代的規程被我們壓在身下
蒙騙者蒙騙,行走者坐下
圍困者軟弱崩潰,他們無物不懼:
民族服裝、言語、兒童、眼眸、歌與鼓
我們恒常被驅趕,告士打道上
取暖的歌舞前所未有
星辰因為驚詫,凝凍在天上

換一種方式,他們依然畏懼。

飛機遠去了宣言發佈了
有人要昇官我們的粗話罵盡了
(當然透明一直在遮蔽)
失敗是歌裡隱蔽的拍子
香煙在空中拓一群飛翔的鳥
歌唱了又唱,直到喚出大地的幽靈
喚出花朵與糧食
被背叛的糧食。

中止進食,以捍衛糧食

換一種方式,他們依然畏懼。

城裡新聞運作依舊
頸上綁著的蝴蝶結機械依舊
只有無法融入規條的人看見
沿著電車軌線,那裡後來開滿了
看不見的百合花,它的花瓣天生骯髒
染著我城灰塵的憂愁
春天的霧也污濁
滿腹躊躇與囁嚅,歷遍
車輛輾壓,搖晃著試探生存

有時我們覺得虛幻
像以手提電話傳遞奇蹟
數字習常濾盡情感與生機。
當然語言一直在遮蔽
我們未嘗不畏懼
通過口號,簡單英語和手勢,我們擁抱
織結一張洞孔疏漏的網
是否只捕捉了自己的悲傷?
貧困的朋友們無暇逗留,這不是旅遊
就算是背負自己生命的沉重
銘刻所有的失敗:
我們從未到達
所以沒有藉口離開
我們聽到朋友的聲音
因為陌生而份外清晰的敲擊
一聲一聲,像最私己的淚
遙遙的夜空下
千萬國度裡語言迥異
驪歌來不及出現
而歌謠永不斷絕。
無論以任何方式
我們從未到達
所以不會離開

1 comment:

劉某 said...

詩太重,我竟無法順利地一直看完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