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2006

看與看不見

回來終於在youtube上看了天星在電視傳媒上的表現。well。無線電視部那邊真的有點問題,記得午夜新聞的護航味道總是撲面而來。有線的24小時新聞可靠一點,時間較長到底比較接近全貌。張宏艷說天星,對於我通常比較關心的,茂斯一早已回應得很好,不贅。既要以「選舉」這樣狹隘的角度去理解民眾運動,又連這種政治博奕都好像捉不住感覺,難免是有點令人奇怪的。

其實這次和文字傳媒的交往還算令人滿意的。東方和太陽把15日那晚300人上禮賓府,在下亞厘畢道與警方的交手,稱為「步步進逼方式」,實在是少見的忠實。agenda方面可稱是互相合作,平時言論的報導,忠實度和捕捉重點的準確度也差不多有80%,示威者關心的與記者和編輯所關心的,算是交集到一起。到絕食第二天,對於運動的報導開始減少,但各份報紙都將篇幅轉戰到其它待拆的地點如域多利F倉、廟街等等,利東街藍屋等各處重建項目也在報導中重新浮上水面。這樣很好。

交稿遲了,各位編輯都體貼,有些還在電郵裡加句「support you!」有些攝記和我說話,聲調溫和得我不好意思,因為前所未見。我相信是因為天星其實不止掀動示威者的心。文字傳媒處理資料的時候,會面對網上人鏈,會面對無數無名百姓對天星發自內心的感情。而影像傳媒呢,以我涉足非文字傳媒的淺薄經驗來講,上鏡和開咪都是很講專注力和爆發力的工作,之前之後會精神渙散,六感接近封閉。不斷張弛之間,他們有多少時間看書看文章呢?突然體貼起來好似好假係咪。其實我也支持w說的,別要我再降低要求

***

我不知道這些開心的事情大家知不知道。請來看看錄影力量的片斷14晚第一段(警方有趣談判及其後果);14晚第三段(四名不知名的美麗少女發言);14晚第四段(多名市民阻止警方增加鐵馬);14晚第五段(自主、公共空間、自白,呢段好野呀)拆野list大量youtube

1. 唱歌

在地盤裡,到下大雨之時,我們被推土機下的雨水混合機油澆得濕透,終於豁出去跳出來大唱社運歌曲,其實只有〈愛的征戰〉、〈世界不容變賣〉和〈國際歌〉三隻,random replay。

14日晚,到警方圈出我們13人之後兩方對峙,但除了衝動場面,還唱了很多歌,除了司徒薇的favourite〈小小的宇宙〉,還有〈風的季節〉等等,現在寫得頭暈暈,記得的人補充一下吧。

17晚,我們也在警方的鐵馬前傳授並一起跳〈愛的征戰〉,金金帶過唱,清場之後留下來的人,發言都送一首歌。有人唱聖詩,有人唱英文歌。勞永樂一開聲「when i was a little boy」,我們都笑得接近溫馨。因為被抬,很多市民都以為等於被檢控,到後來大家要求合唱一首〈友誼之光〉,連我這種反溫馨人士都覺得無話可說,一起唱去。(偏偏我不熟相機操作,竟然沒拍下來!我該下地獄去。)

2. 分享食物和水

「做緊野」的記者和警察不能吃,我是從來都替他們低嘆一聲。食物有時豐厚,到後來只有最簡單的麵包和水,偏偏那時大家都需要,其間的推讓最讓人感動。在圍困和靜坐之時,大家分享食物五餅二魚。是這些讓市民來完又來、自動帶口號、陪我們一起被抬。這些瑣碎嗎卑微嗎,不足以證實我們的情感、心願和力量嗎,當然是因為這樣我才拼著記憶殘缺也一一記下來。

朱凱迪感謝各方,我也不知如何感謝才算是足夠程度。惟他漏掉了勞永樂,而勞永樂其實是17日晚唯一跟足全晚的。在抬人之前我向他交換後備措施,順便交換了戰友的手勢。若說他是為了什麼利益,我想是推論不足的。他比較像是純粹也被感動了。

想和朋友再站在一起。平安夜,一起來盼望天星。如果天星能令我們慶祝節日的方式也有所改變,那就是真的入肉了。

5 comments:

花苑 said...

因為自己心情不太好,想列返幾天的事情都沒有,最想是列到17號晚我們唱過的所有歌出來,17號最感動是梁寶唱〈昨夜渡輪上〉(我心底在流淚啊!!T ^T)和勞永樂唱「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boy...」,及後阿周唱〈她來了〉也很叫我感動,因為他說這是和阿迪在office一起聽的歌,聽到就精神(當時迪還在休息,應該得返半條人命),這些微小的都叫我很感動!!!(所有人來個大擁抱!)

sidekick said...

早幾天, 有網友叫我聽自由風自由phone的重溫, 當中有你~
聽著那位嘉賓主持狀似律師審問, 配以其巴渣的聲線, 我甚覺反感.
(大佬呀, 而家阿鄧小樺係接受訪問呀, 你當人係乜呀?)
而阿鄧小樺, 卻依然溫婉客氣斯文有禮, 我在替小樺叫屈之餘, 更多的是佩服~
你d eq幾時高成咁? 好犀利呀~~ :)

TSW,或鄧小樺 said...

花苑,我也很累很亂,實在寫不完了。〈她來了〉對我打擊非常大(那些嘔心的死麻甩仔!),不過在運動裡,就算了。這些真是要即日記下來的。

sidekick:事後很多人都和我講那人太過分了。其實我一直都是認為自己反擊不夠。那天我其實從差館回來,已經接近四十小時沒睡,反應比較慢,所以沒和她鬥口。想不到反而因此引人同情,這大概就是我學不來的以退為進吧。可能反應慢,eq就會顯得高了。

熊一豆 said...

〈風的季節〉?
係〈風雨同路〉見真心吖,不是涼風輕輕吹到 俏然進了我衣襟吖……

TSW,或鄧小樺 said...

呀~~~~~~~~~~~~~~~~~~~~~~~~~~~~~~~真係月缺一樣星星襯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