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06

贈興

1. 明天無法去社會論壇,在這裡貼一條link致意。

說現代社會的身份是多元的沒錯,但不同身份卻非散落一地互不相關,它們構成一個權力羅網。你或可像「後現代主義差異論者」所倡言般,從一種身份跳到另一種身份(如果你有足夠的資源的話);但卻無力改變這種「身份政治」的格局。在這個格局裡,階級位處關鍵角色。


更多文章見此。

2. 明報.斑駁日常(1201)

赴約

那裡曾經出現:照片、首飾、畫、染布、T恤、明信片、肥皂、果醬、杯子、玩偶、CDVCD、書,無以計數的書。平日失控買書時總以它自解,每年擔心它還有沒有下一次,約期從盛夏變成秋季,12月初網上訊息四處像發芽一樣遍地流播交換:你會去牛棚書展擺檔嗎?

第一屆牛棚書節,書先不算,竹蓆膠箱水松木板花布鏡子大頭針竹匣子方桌——周邊擺設一大堆,開幕第一天頂著酷暑正午驕陽,徒步來回搬運。過了兩天,手上的書和首飾賣得七七八八,收入也滿意——卻還戀戀不捨把一堆覺得可以展示自己身份的書,搬去晾曬純為撐場。連自己也沒法理解的認真和虔誠,可以親手進行自己認同理念的買賣行為就值得這麼癡心麼。

有人不為買賣:有些展示自己的畫作和攝影,有些認識朋友。我做的首飾叫粗糙而隨和,有些單位的則製作精緻得讓人一詠三嘆:有位女孩把電路板、變壓器做成銀色的戒指和項鍊,電線和電鎔是細巧的顏色。攤檔之間最是快樂,有些少女把cutie的玩意到處送人。曾有朋友陪我留到最後,一起把一本不再流行的愛情小說逐頁撕了燒掉。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好像一旦放棄擺檔,就離開了那條抽象的長江。

4 comments:

放火甚麼大不了 said...

那時書展完了,田下到處逛燒下書確沒甚麼大不了。也難得月亮正在頭頂,把那衝出來罵我們沒禮貌借她的bbq爐去燒書沒通知的女士照得我今天已記得她的樣子。

何當共剪西窗燭 said...

你真的記得她的樣子嗎
我也希望記住她的樣子
說「佢黐線架,唔駛理佢」的妹妹
現在應該長得很標緻了

waiman said...

小樺,好開心遇見你呀,我介紹朋友到來牛棚書展,可惜逗留時間好短,急急又離開了.原來你有整小飾物嗎?為何不介紹給我,只推介你的點心車...我亦回贈你DIY書簽.
那本流行小說燒了它,你已經不愛它吧,又冇人愛它,任它變為煙絲徐徐飛去它喜歡的角落啊~

TSW,或鄧小樺 said...

慧敏,我的手藝已經荒廢了。能遇見你很開心,如果牛棚有未來,那麼年年都遇見你,也不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