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2006

這是一個怎樣的週日

呢個12月3日唔知想點:天星行動社運電影節閉幕香港社會論壇;牛棚書展;老陳結婚。真係願這邊和那邊一起在上演讓我閃同步閃出一生精彩的兩面咯。

牛棚書展.永不磨滅的地攤

拯救書櫃、拯救床鋪、拯救地板、拯救未來會買的書籍,牛棚地攤是混亂惆悵熱火朝天的福音,現實中的非現實:

每年這幾天都很焦慮,希望把一些不會長留但又未看的書徹底看完,然後可以賣掉,拯救書櫃、拯救地板、拯救未來會買的書籍,拯救往年參與的回憶,拯救已日漸遠離的聯繫著揮霍時間與低時薪只純為好玩的模糊身份模糊狀態。

這幾天各網廣告實在熱鬧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
1. 楚的豪語:我要賣左成個書櫃!
2. 肥陳的夢:如果這個計劃成功,我以後就可以不斷胡亂買書。
3. 萬眾期待「why 馬國明?why benjamin?」(思存廣告)
4. 馬拉松讀書會,字花時段1500-1630,應該不欺場的。
5. 音樂會:mit、matthew、昌,廖偉棠 & friends,還有陳子謙 & friends!認識這麼多名人真好。
6. 六樓低調地磨拳擦掌,但那堆書我先要了。其實以後我們互相交換書籍就算了嘛。


今年出賣的東西主要是書,其中部分類似賊贓。其實同行如敵國,點解我會貼人地d廣告出來,卻不展示自己的貨物呢?

其實。是因為。我有一堆書。在一個pierre cardin的皮箱裡。然後。突然。皮箱打不開。裡面有。好多書。和好多煙。密碼鎖已經由000試到999。都唔開。我而家。去搵開鎖佬。

2 comments:

楚 said...

死啦,我驚一日賣唔切,雖然搞搞下,只剩番五十幾本書……你忙完個鎖會收到我電話,商量下點樣共同進退。謝~

劉某 said...

小樺,我聽日三點左右現身,我無帶電話。明天見吧。

(原來我藏書不多,看來還有買的餘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