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06

粉絲時間

「短歌行」——單說曹操的吧。我記得的是這樣:曹操對時間的敏感反應、印證著那個時代的滿腹憂思(魏晉能人異士極多可成人物譜,然而普遍短壽若四十左右收皮),即使對著明燈盛宴華冠杜康仍然不可斷絕,諸種的複雜,結尾驀然突兀地以「周公吐哺」的自我期許試圖解決。曹操是個異常複雜的人。他的詩在三曹之中,壯志最為明顯,充滿解決的焦慮,同時最顯沉鬱。

承師訓,我選擇支持曹丕;曹植是從小到大都不喜歡,覺得他很嘈。不過以人論人,曹操最為複雜、搖擺、深沉。

2 comments:

Eric 'Spanner' said...

還只是從《三國演義》認識操、丕和植,該抽點時間讀《三國志》或他們的文章甚麼的。

羅貫中沒花太多筆墨講曹植,最多只是在楊修之死和繼位之爭多描幾筆。而曹丕呢,雖不是二世祖,但寫得很像曹操,又好美女又具霸氣又被吳人火攻狼狽北逃又灑淚離世,欠的是呂布馬超等殺他一個措手不及的猛將而矣。當然,曹操由三十演至六十,大把戲做。

matthew said...

運用詩經四言格式再融入蒼勁古直之氣,曹操的詩當然非凡。曹丕也有「短歌行」,差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