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2006

倉促之間



(攝:柏齊)










保留天星的理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9F6RIM2Am4

梁寶:無論專業還是不專業、草根還是不草根,「發爛」還是「幫拖」,我很希望還沒有到過現場聲援的朋友會盡力站出來。這不是懷緬,而是盡力,不單是為了鐘樓,更是讓自己知道,自己是有力量的。


絕食


朱凱迪sms:THE CLOCK TOWER WAS CUT OFF AND REMOVED AT 0840.

也正因此,之後的抗議一定要去盡佢。我記得有人說過一句話:打一場仗,要贏有要贏的打法,必輸有必輸的打法——必輸絕不是冇得打,問題在於要對方陪你一起輸什麼。是以關於天星,我並未覺得無力。至目前為止我覺得都是在賺。只是,在場的朋友一定很難過。這樣的時候我竟然沒在他們身邊。


(國語,粗粗地頂住先)



情與義 值千金
刀山去地獄去 有何憾
為知心 犧牲有何憾
為嬌娃 甘心剖寸心
血淚為情流
一死豈有恨
有誰人敢過問

塵世上 相識是緣份
盡杯酒千杯怎醉君
野鶴逐閒雲 生死怎過問
笑由人誰過問
野鶴逐閒雲 生死怎過問
笑由人誰過問
誰過問
誰過問

(從警署出來後,我們唱的便是這首歌。說以後去衝都唱這首。連terry都口郁郁在唱啊。)

2 comments:

laihiu said...

努力.

笑由人誰過問!


~ 今日話去過你個 blog o個個人

TSW,或鄧小樺 said...

你好靚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