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2005

惡毒廣告#1 & #2

在中學代課時常常要教「經濟及公共關係」(epa),通常都頭痛得佷——官校那本教科書第一課就要教「特區政府緊守基本法來管治香港」,一路講一路皺眉。教「消費者教育」那課時我是比較開心的,因為可以講講廣告。憑我的模糊印象,我覺得現在的廣告沒有Sunday崛起那期般有具自嘲意識的幽默感,有些還惡毒得很。

有個ICAC的廣告,一群老人家圍在一起發牢騷,回味往事,講講「走地豬、走地雞……而家冇咯!」也就是想像得到的,常見的老人家的牢騷。然後有一個眉目看來很幹練的老人家,開聲斥責:「乜都冇冇冇,乜都係以前好,鹹水X收黑錢官污吏番晒黎到時粥水都冇得你地食!」(<--節錄,不記得全文),然後,「香港,勝在有ICAC」。

嘩,老人家回味往日,有必要喝到人家冇聲出嗎?文化記號的消失,和政治清廉,說什麼也都是兩個層次的事,難道現在已經沒有君主專制,於是我們便不能投訴有動物瀕臨絕種嗎?而且有趣的是,「粥水都冇得食」,本身就跡近恐嚇:我老廉辦案,你仲唔感恩?我唔順氣劈炮的話你就仆街!噢,多麼CUTIE的官威。

廉署一向辦案高調,但之前搜查報館的事打擊了信譽,而這個廣告似乎是事件之後出現的。「粥水都冇得食」之後是一片沉默,這當然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投射想像:想像受眾的服從。我們不妨做個很簡單的嫁接:服從—肅靜—官威—驚堂木。這難免反諷地揭示了,最想回到昔日的,是廉署本身呢——而且其所希望回溯的幅度,比誰都大。

另一個也是驚人地惡毒的廣告已經消聲匿跡了,但我始終吞不下這口氣。好像是歐洲國家盃期間,有一個飲啤酒換球衣的廣告,有群男人坐在電視機看女子足球,電視裡的女子球員以慢動作射門,電視機前的男觀眾以慢動作打呵欠,然後吹雞球賽結束,男觀眾們就睜大眼睛,因為身段美好的女子球員準備脫下球衣——「等緊交換衣哩?」

這個廣告唯一可能的好處就是,它將足球這種形象極端masculine的運動中可能存在的性別歧視色彩作了魚目鏡式的誇張,其赤裸的程度(或會)令所有男性都呆在當場,反而懂得了收斂。嗯,我還不算是女權主義者呢。

4 comments:

Frostig said...

Well, EPA......

The chapter about Basic Law was not taught, I remember, or I chose to forget it le???

I love the Sunday advertisements as well.

See you around!

TSW,或鄧小樺 said...

哇frostig,你找來了………謝謝觀賞,請勿拍打及餵食……

不同學校有不同的epa教科書,那本比較保皇的,是一間程度較差的官校所使用的。不過,不知是不是所有官校都使用同一本。

思存 said...

ICAC廣告可在這兒重溫:
http://www.icac.org.hk/big5/public/publ_av_6.html

TSW,或鄧小樺 said...

謝謝思存。你的網站最近很熱鬧,但看你似乎有些鬱鬱不歡,在這裡為你打氣。

有些人說出荒謬的話,不一定是因為他們真的那樣想。——當然,咁都好恐怖,而且不代表他們以後會改變立場。但我的意思是,面對這些未必很清楚自己在想什麼的人,先不要太在意他們,只管不斷地說,可能是有用的。

其實我不太肯定。不過,除了在國內,穩定論在公眾場合都是撐唔住的。

思存網站:
http://www.seechuen.com/blog/?postid=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