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2005

廣告兩則

1. inmedia少男出賣肉體

inmedia的硬銷行動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六四當日開檔籌款的紀念文章一篇接一篇緩緩出現,繼小西之後,後生領男也來一篇〈撞爆頭,為籌款〉——今日已經6月14日,六四硬銷已經有足夠時間成為歷史遺跡了;還要預告下集〈窮光屁也來籌款,皆因我們從來也沒有錢!〉,可謂有一幅與別不同的時間地圖,完全對他人的時間感受置諸度外。

領男外型如何,其實有半裸相為證(但我又唔識貼),他在文中自稱吳剛,大家即管推想一二。之前在曾客串綠色和平的宣傳campaign,主事者周某(任職綠色和平項目經理)都可以有t恤著,客串的領男卻要赤裸露點頭戴花環手持彩色舢舨(還是兒童用浮板?)。這是地地道道的剝削啊!

這次領男的文章,除了開頭幾句彷彿背倚理論的官腔之外,基本上由兩個主題組成:1.無辜者毫無選擇地出賣自己的一切;2.肉體經驗。讀者讀罷不免了悟:領男=獻身。(《世界》小桃對白:「我可只有這一點資本了」) 領男手瓜雖粗,卻連麻將都唔識打,典型鱷魚型老襯。

雖謂我地的社會笑貧不笑娼,但由被騙下火坑到自動公開販賣肉體經驗,其間主體將創傷經驗內化從而成為一有能動性而遭受閹割而成為有永恒缺失的主體,畢竟叫人感嘆。

inmedia在維園當日的表現,可用一句話概括:在梁寶未到之前,他們只是一群知識份子,而推銷員是他們永不能到達的彼岸(或大對體)。那兩塊所謂banner,「引爆言論自由」幾字,比inmedai的網址大得多。如果有所謂猶抱琵琶半遮面,似乎是這塊面太小了,是以一把口琴都能把它遮住。小說家謝某一矢中的:太低調了

見孺子將入於井,莫不有怛惕惻隱之心也。在inmedia的新一輪籌款攻勢未發動之前,請大家捐款制止他們吧。一百幾十都好啦唉。


2.基層大學一年一度熱賣電影工作坊

電影工作坊:電影中的香港身份

內容:從電影看香港身份,藉十六部有代表性的港產片,追溯香港身份論述的形成過程。

首五節針對主流觀點,進行批判分析,尾三節提出被主流觀點遺忘的另類想像。

形式:每次一小時電影片段欣賞、一小時報告及討論
堂數:八講
日期:6月20日起(逢星期一)
時間:晚七時半至九時半地點:旺角塘尾道54-58號永利工業大廈1204室(基層大學)
費用:300元(出席八成及完成習作一篇可退回一半費用)
主辦:基層大學報名:蘇耀昌 (60500386) 或 grassrootcollege@yahoo.com
基層大學網址: http://www.grass-root.org

題目 電影
1.前言:主流論述的構成 〈南北和〉、〈72家房客〉
討論:香港人身分,由無到有?
2. 殖民中香港身份的萌芽 〈半斤八兩〉、〈摩登保鏢〉
討論:許冠傑精神,香港精神?
3. 回歸前的焦慮 〈投奔怒海〉、〈等待黎明〉
討論:降則終生夷狄,戰則骨暴沙礫?
4. 他者形象的變化 (1) 〈省港奇兵〉(1)、〈旺角黑夜〉
討論:大陸悍匪形象,由壞人變透明?
5. 他者形象的變化 (2) 〈表姐你好嘢〉、〈省港奇兵〉(4)
討論:越反動,越惹笑?
6. 身份的艱難:後殖民思考(1) 〈細路祥〉、〈香港有個荷里活〉
討論: 剪不斷、理還亂?香港人與新移民
7. 身份的艱難:後殖民思考(2) 〈無間道〉系列
討論:回歸後身份錯亂與幻想左右逢源
8. 總結 〈麥兜的故事〉、〈菠蘿油王子〉
討論:有日,麥兜向媽媽說:媽媽,您個故事好悶喎…

呢度有樣板睇(注意討論部分)


基大主腦蘇耀昌曾是我的科大同學,同合戰高辛勇的比較修辭學,同為某電影課tutor。03年七一,本人賭下誓約,若廿三條不獲通過,就三個月不吐半個髒字。犯規1次罰100元,全數捐予基大(不知蘇老頭使用了什麼妖法,這懲罰竟由本人主動提出)。迄今尚欠基大900元。

3 comments:

阿野 said...

我係主任唔係經理,雖然都係銜過其值。

寫作機器領男 said...

你對埋一條麻甩仔,無論係批評佢手瓜雖粗,卻連麻將都唔識打,典型鱷魚型老襯。還是他從被騙下火坑到自動公開販賣肉體經驗,主體將創傷經驗內化從而成為一有能動性而遭受閹割而成為有永恒缺失的主體。其實此終搔不著癢處,因為批判發揮不到預期的功效果。

我打個比喻,你對著對住一條爛坦,義正辭嚴地鬧佢You are nothing but a scumbag !!!其實跟未鬧無乜分別,因為佢from the very beginning已經爛坩麻甩到無得救。

要實持批判到底,除非你要好似馬克思咁講,有些人雖然低於做人的條件,但依然係劊子手既目標﹗先至唔會愈鬧人愈發老紋﹗(哈哈呢個係毛我自己的經驗)

Anyway,yeah 鄧公好野,哈哈哈﹗

TSW,或鄧小樺 said...

領男不要谷氣,除非想谷粗手瓜。我都係做d挑撥離間的工作啦:第一文膽周某,因為連日受到他人攻擊(即係話佢d野冇人明呀),今日意圖指你的文章比佢仲要難懂!其心可誅呀其心可誅呀呢d先係………

以鄙人看來,周某的死結在於句子結構,而領男不過是有幾個錯別字和標點符號的運用有異常人;論病症,前者更為病入膏肓啊!

不過,我承認我對領男有d懷恨……回想當日賀歲盃,董兆銘為女所挾提早離場,我等發晒茅請你上馬,當發現你真係唔識打麻將個刻,個種絕望心情,此刻仍歷歷在目呀…………

今日好多省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