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2005

豪俾佢

寫blog、住香港,呢兩樣加埋可能會令本人黐線。(隔日上網又令我開始把blog當成icq)黐線,點解可以發生咁多事?點解,你好像把毛孔張開一點、變得敏感一點,就周圍都係火頭,寫到手軟都未寫完? 開心野寫o係唔開心野隔離標準的精神分裂?

可能呢d種種都係要豪俾佢。時間/情感/辭句/腦汁/手力/界限/對立/統一性/主體性/。

不過,暫時我最唔想豪呢樣俾佢:天星小輪。唔係真係要拆嘛?!(孤草花園懶楚討論)不是要搞旅遊嗎?有迪士尼就用不著小輪啦?政府係咪傻左?下次我都要去保護維港遊行了。哇發脾氣也不能取消心中的難過。



〈越過維多利亞港〉


從踏進船倉的一刻開始
歲月從來就只是一個五分鐘的旅程
但時間如何消逝而去?
現在還不是水手的時候
馬達在隱藏處發聲
這裡再沒有比它更低沉的聲音
就像一切都靜止下來
我從島的邊陲出發
蒼老的小輪
烈日下閉起了眼睛
入夢的小輪
唯有水手向著維港的中心張望

我記得你們曾乘船過海……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記得曾在船上見過你的父親
「海上的舊事莫再追認了」
我記得你曾計劃跳進海中
「喂,係呀我而家過梗海……」
這裡再沒有比它更低沉的聲音了
陰暗的回憶從踏進船倉的一刻就開始
更難以忍受海水陸地四面
盡是眩目的陽光
載我們渡過維多利亞港
蒼老的小輪
要讓其他船隻先行
緩慢的小輪
要在海中暫停
一刻

一九九六年九月

陳智德《單聲道》32-33。香港:東岸書店,2002。


我是從這首詩開始覺得陳智德好。當然後來另外覺得他有別的好。

2 comments:

ch said...

小樺,我想印刷貼紙,貼紙寫上不要拆碼頭之類的標語,在碼頭派和貼。

TSW,或鄧小樺 said...

好啊好啊好啊
你上次話搵錢是不是就要做這個?
你覺得要多少錢?想了budget再決定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