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2005

無煙新世紀

road show上政府禁煙廣告之口號:無煙新世紀。

深夜無線熱播的《創世紀之天地有情》,葉榮添自從許文彪死左之後,就將阿彪個「無煙城」計劃,當左做自己個仔一樣。當然,葉榮添自己,經常在窗明几淨的會議室煲煙(前兩晚先煲住煙估中左金融風暴會到)。這裡的所謂「理想」,是很有趣的東西——它不是「自己的」,葉榮添且不打算將自己的任何特質加入,去轉化無煙城的氣質。正如他賭的是千萬身家的股市,但無煙城裡,是不可以有賭場的(他不顧性命地向台灣黑幫商家爭取)。

我忍不住覺得,這大概就是為什麼香港明明是個非常多元混雜而且有趣的城市,香港有這麼多人還是出奇地傾向一些刻板的幸福/完整/美麗/高級的典型。茶餐廳一邊成為香港文化的標誌,反禁煙卻只有「影響經濟發展」一道防線可守。他們把自己從自己的理想中劃了出來。失去自己,便能夠幸福。

我希望我沒有給這種想法加上悲劇英雄式的光環,雖然它太容易被表述成那樣子。這是悲劇而已。

(總是在這些時候,我希望自己能更懂得想像愉悅和明麗。)

5 comments:

q_n_n_p said...

咪住先...
無煙城關唔關cigarette事架?
乜唔係指一個冇空氣污染既城市咩?

TSW,或鄧小樺 said...

這個我確實不太肯定。不過,真係有分別咩?反吸煙難道冇挪用空氣污染呢一招?環保難道沒有被包裝成與吸煙勢不兩立?這就好像,在一般強調家庭和諧的論述裡面,是沒有性工作者的位置一樣。

有某些細節的確是無關宏旨的。我有時想,無關宏旨這個詞語就是為你而設的。

q_n_n_p said...

部份反吸煙論調的「空氣污染」與傳統的「空氣污染」根本不同嘛,至少我未聽聞過cigarette會影響地球環境。
性工作者在和諧家庭的缺席,比吸煙在環保論述中的消失嚴重得太多。雖然吸煙沒有被劃入環保論述之內(在我眼中兩者是不同性質的事),但環保與吸煙經常同時出現,而能夠同時出現意味兩者沒有明顯的對立。當然,我們還要問,你所說的「環保」是由誰包裝的。假如*所有*的環保論述都被包裝成與吸煙勢不兩立,那至少某位周姓阿仙奴球迷就要陷入自身矛盾了。

哎呀,我也認為「無煙城關唔關cigarette事」是無關宏旨,問題是我根本沒有挑戰你的宏旨的意思。而無關宏旨僅代表不重要而不是沒有問題,莫以錯小而為之哦。

TSW,或鄧小樺 said...

如果周姓阿仙奴球迷不是面對嚴重的困境,他為什麼要寫這麼多關於吸煙和禁煙和煙的文章而又含糊其辭?我以為這是他自我調停的方法,我以為這是人所皆見。若你的環保例子只得周某所以你說環保與吸煙經常同時出現,該要問「環保例子是誰包裝」的大概是你。對於「大眾」的面貌的把握,會影響我們評論的針對對象。何況,把「環保」放進我的論述的,是你。

「性工作者在和諧家庭的缺席,比吸煙在環保論述中的消失嚴重得太多。」這個我無法評論。對於0.0001和0.000001的分別,我想是很難評論的。

當然,我講這麼多都是無關宏旨的,因為你「根本沒有挑戰你的宏旨的意思」。我還是提出別的問題吧:以質疑、叫停、好像發現了關鍵問題的語氣提出無關宏旨的問題,會否消磨、原有論述的力量、進程?會不會令提問者自己到最後無險可守迫住承認我講了一句半廢的話?如果以上兩個問題甚至不須要二選一,那麼還可以循此進路下去問什麼問題?如果還問了很多問題,那麼暗示著什麼?

q_n_n_p said...

好吧,我承認我是問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