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2005

火爆!賈樟柯連載完結篇

遲鈍的知識份子.被昇華的女性——「這個現代化到來的時候,傷害了很多人,為什麼知識份子反應會慢,這裡面會不會有其他的原因。」

人的病/體制的病——「太生也有在『玩』的成分,他不是為了利益,阿群能夠改變他的命運嗎,肯定不能,他們有感情嗎,你說有也有,你說沒有也沒有。他只是想,『它是很多人人生裡的一部分,為什麼我沒有』。」

後記:我總是傾向於相信:如果賈樟柯不是太累,一定會發揮「大混混」的風範,帶領我們衝進去佔領荷李活道警察宿舍。


席間趣聞之溫柔與暴烈

其實賈樟柯的黑幫打鬥裡,以沙士之前他們在山區拍紀錄片《靜物》那一趟最為波瀾狀闊。他們在一間小旅店裡拍,可能是把一些客人吃飯的樣子拍進去了,又因為一位香港來的攝影師說話不好聽——我問,他們聽得懂粵語嗎?賈說,屌(字正腔圓)誰都聽得懂嘛,他屌太多了——有一天就有一堆人來找麻煩。我們這些香港人所不能了解的是,找麻煩的人甚至不是為了錢,就是純粹的找麻煩。那些人把攝影隊迫到一個小廳子裡,要動器材。「我沒有辦法,就打電話去找一個朋友。我朋友很冷靜,問我在哪兒,說好,你先撐著,我看看附近有誰。」賈樟柯點上煙,悠然道,「趙濤,你把接下來的事情給大家說說。」(我眼前恍惚出現了《站台》的藝團老闆西川)。

趙濤便接著道:然後很快來了一部車,有一個彪形大漢下來,剃平頭,戴粗金鏈,脅下挾著一個黑皮包,額頭到眉心赫然一條刀疤。大漢一進來,先大喝:誰敢動!然後站到攝影隊與來犯者之間,打開黑皮包,掏出一把菜刀,暴喝一聲往桌上砍了下去。這樣子誰不震住?然後嘩啦嘩啦又來了三部車,全都是公安,走進小廳,口中喝著:「誰找他們麻煩!都不許動!靠牆!」又向賈樟柯等道,沒事了,你們走吧。公安們當然是與菜刀黑道大漢一夥的。整個擺平過程,賈樟柯舉起了手指,3分鐘。結果來找麻煩的人都說,現在拍電影的都是黑道上的!

為饗讀者,也特地賈樟柯所提到的少年時的界女招數。他有個同學,上課的時候偷偷爬出去,全班同學都看著這事發生,只有老師看不見。他爬出去就是用一條鐵線,把想追求的女孩子的自行車和自己的自行車的輪子綑在一起。放學的時候,大家都圍著他們的自行車看,女孩很害羞地束手無策,男孩這時就很英雄地出來把鐵線剪斷(英雄救美DIY!)。據說,當時男孩子會騎自行車緩緩跟在心儀女孩的車子後面,若一個星期沒有跟丟,那事情就成了。

賈樟柯堅持,聚眾打架的男孩子是最純潔的,包括他自己在內(我就想起我上水喇沙的學生)。男孩子往往要派兄弟去女孩子講(就像《任逍遙》裡斌斌代小濟問話),藉口是「過來說個話呀」。至於女孩子,當然也要託姊妹代言,通常藉口是「明天早上打羽毛球好吧?」於是明天早上六點大家就在公園裡打羽毛球。(我們幾個懶訓的人,馬上想到張良拾履的故事……)

3 comments:

Eric Lui said...

小樺,看這長長的訪問,可見你對賈樟柯已經超越崇拜的程度。
自首:因太長,時間與眼睛能力的問題,尚未看。(保證一定會看的,看完任逍遙後……)
小樺(怒髮衝冠科):還敢挑釁!

TSW,或鄧小樺 said...

(拂袖頓足三批介):誰不知你沒有看!!!你要是想不出超越崇拜的程度是什麼,你……你……你還我的《任逍遙》來。

不看訪問正文,也可看「席間趣聞」。此間很多人都是如此。

孤草 said...

在 in media 看過正文,豈料這邊的「席間趣聞」更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