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2005

拉康與靈媒

...the Lacanian notion of anxiety: anxiety occurs not when the object-cause of desire is lacking; it is not the lack of the object that gives rise to anxiety but, on the contary, the danger of our getting too close to the object and thus losing the lack itself. Anxiety is brought on by the disappearence of desire.



各位齊澤克書友可競猜下以上句子出自zizek邊本書。

19 comments:

阿野 said...

我話本本都有﹐隨時佢自己寫左都唔知。

劉某 said...

無聊朋友又來了,星期六你會出現嗎?

TSW,或鄧小樺 said...

永遠回應劉某。我想並不會(我都忘了是什麼事)。或者你到比較晚的時候打給我,我可能會能來吧。沒有時間又沒有寫詩,只是出去吃飯,與做論文的心境不甚符合。但見朋友則應是全天候的。

TSW,或鄧小樺 said...

給某些懶冷靜的人:進入遊戲遵守規則,我作為大對體會保證你們的快感。

狄仁 said...

既然他們都不留言那我就過來留言吧。
沒有機會和你說話。因為你實在很忙。
關於賈璋柯這個名字最近兩個月實在聽得太多覺得有些神話起來。
雖然今天晚上我也一直在說他的電影。
而且我想說的與你有關的原來也與他有關:
5月的某一天晚上看完賈璋柯的<站台>後在影院外的走廊曾經和你擦身而過。
(那天晚上外面下著大雨。你還是穿著黑色的衣服。)
你沒看到我所以我遲疑了一下就沒有打招呼地走過了。
當時心裡想的是下次有機會見面一定要提提這件事。
然而還是沒有機會說。
沒想到現在居然要把它們變成字留在這裡。
不過說出來以後就--------舒服晒啦。

TSW,或鄧小樺 said...

其實我看到你了。走上那條樓梯之後,我對身邊的人說,那是敵人.狄仁。你的名字會改變四周的環境,例如把超級市場變成外星人降落的基地,把書店變成警匪槍戰的地域——說到這裡我覺得最適合你的地方是朗豪坊——所以我總是對在公眾場合呼喚你的名字有所顧忌,因為如果身邊的人對語境的改奱沒有準備,就會發生逃亡恐慌。

孤草 said...

小樺,咁我的名字又會不會改變四周的環境?最適合我的地方又係邊度?

TSW,或鄧小樺 said...

丫孤草你原來真的與我一樣有趟渾水的習慣。好罷,你的名字會改變四周的環境:高廈會倒下文明會過去,你是人類機械文明的最後記憶黑盒,在某植物學家的家居小樓的窗前的小花盆裡繼續光合作用,因為殘存著機械時代的記憶,聽見聲音時你會像電子向日葵般擺動身體。植物家當然認為最適合你的地方是陶土花盆,但因為你有草菰的形狀夏枯草的味道,植物學家太太認為最適合你的地方是湯煲。地鐵站內的鴻福堂有湯銷售,那就是你的預敘,你會和它們有神秘聯繫,你要站在那裡用意志力與湯煲溝通,累積夠666個小時之後,它們會起來革命迫使鴻福堂捐錢支持天星小輪繼續生存。到時我地再去幫襯佢。

劉某 said...

小樺,你走得咁快,搞到我好似孤兒咁呀

~~>.<~~

TSW,或鄧小樺 said...

安撫劉某:怎麼會。懷舊的狸貓是你的守護神。

孤草 said...

哈,小樺,點解係鴻福堂?暫時想到的理由是──就腳,為了方便我與湯煲經常溝通,以解救天星碼頭的厄運。可見小樺之細心。不過學總理話齋,任重而道遠呀。正是路漫漫其修遠兮。恐怕熬成了老火湯也未能成就一場革命。又是那一句:長期抗爭。既然你話花盆裡殘存了機械時代的記憶,似乎我們就有責任繼續吸吮陽光,在聽見聲音的時候 (擺) 動身 (體),盡一分綿力以各自的名字,改變四周的環境。

TSW,或鄧小樺 said...

孤草:我不進行光合作用的,如果我也是草,你還何孤之有呢?何況,本人是落雨主義者。你們吸吮陽光向前衝,你地頹皮之時我就上勒,師傅話我呢條命叫做一將功成萬骨枯。

(喂,齊澤克書友們,你們真的這麼cd rom嗎?唔駛唔好意思喎。)

孤草 said...

小樺,原來你係無間道?! 查實我平日晝伏夜出,少見陽光多見月光,吸吮星月精華就有我份。

拿,我唔係齊澤克書友,一本齊澤克的書都冇睇過。但既然有關拉康,等我拋磚引玉,我猜是這本

TSW,或鄧小樺 said...

超勁呀孤草!齊記有咁多本拉康命名的書,你都一下就中!莫非我地晝伏夜出類人士的確異於常人?(看風駛,準備聲稱自己是草本植物)

另,再回狄仁:關於賈樟柯的神話,應該是這一個——旺角老翻聖地星際城市,二、三樓有大陸書店兼售dvd,《世界》的dvd被貼上了「暢銷」的螢光牌子。嘿嘿!

孤草 said...

不敢掠美,純粹因為在亞馬遜網站,這本排第一而已。可謂撞手神。

又,剛看了你轉貼過來的世紀版文章,引據很多例子,分析仔細。只是我猜不著你貼出來的原因......

孤草 said...

啊,明白了。我還以為你大力推薦這篇文章,看得我一頭霧水。這樣說吧,此文不能算做評論,頂多是一個觀察吧。( 雖然預設的結論並不需要那些例子去說明。電影在這裡似乎可有可無。)

狄仁 said...

該怎麼說呢。「我在偷看你在不在偷看我在偷看你」。原來關於「遇見」這回事早已進行多時我們都不曾了解。關於名字。為了解除不必要的敵意以及避免不必要的誤會而招致的不必要的損失。早已將名字減半留下善意的部份。希望以後在你紛至沓來的語彙密林中不再保有改變四周環境的恐懼。<世界>本身一如世界般全世界充斥。我在很多二樓簡體書店裡看到過。我更有興趣的還是前面那三齣。如果有機會找到老翻來老翻一番就太好了。

另外給孤草,我在你的留言版留言卻在這裡看到你的草跡。順便說說孤草給我的印象:比起想像中的網絡版要瘦小一點。內向。略為害羞而顯得拘謹(相信在熟絡以後就會消失)。非常有禮貌。是那種有齊「好人特質」的人。報告完畢。

孤草 said...

小樺的賈樟柯連載越來越精彩。

另外給狄仁 ( 一文兩貼 ),幸會幸會,我們會在七月中的頒獎禮再碰面呀,當日會有茶點時間,希望屆時談話不會給聲浪完全征服。

TSW,或鄧小樺 said...

那篇文章是驚人地低手的,我們從中看到的是作者的貧乏——「正面」「負面」的標準之單一和詮釋貧乏。作者還以「我的南韓朋友會哈哈大笑」作為一個很有力的證據,真是不知他文首提到的文道會怎麼評論這篇文。當然,世界仔如文道,又怎會像我一樣看不通這些東西。